奋斗吧,大官人 第四十四章 多吃核桃能补脑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环顾屋子一圈儿,何瑾总觉得一番解释还差些东西。随后听到隔壁屋子里小月儿清脆的笑声,他终于恍然了:哦,对了,缺一个捧哏的!

    “月儿,你过来,我有事儿跟你说一下。”想到这里,他当即唤来了小月儿。

    看到月儿一脸天真娇憨地蹦跳过来,他就觉得心情很是愉快:“月儿啊,我现在呢,要阴一个坏人。有两种办法,你帮忙听听,哪种方法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月儿乖巧点头,爽快回道:“月儿最喜欢听何官人,搞阴谋诡计的事儿了”

    何瑾先是脸色一僵,随后便忍不住微笑了起来:嗯,有月儿在,就是这个味儿!说话虽然直白,却诡异般的精确。

    “我要阴的那人,是衙门快班的捕头胡不归。第一种方法,就是通过陈师爷告到姚知州那里。你也知道姚知州那里,还拿着咱火炕生意一成半的收益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姚知州上任后,收到的第一笔孝敬,意义非凡。而且,火炕生意还是惠及一州的政绩,你说姚知州会不会允许一个快班捕头插手破坏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!”月儿不假思索开口,还挥舞着小拳头叫道:“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,是涉及到知州大老爷面子的重大雷区!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沈秀儿这会儿也忍不住了,开口道:“一个小小的捕头竟敢瞎了眼,同州里的一把手碗里抢肉,那不是嫌活得不耐烦了吗?”

    何瑾闻言不由点头:姚璟的确初来乍到,没什么威信,还摸不清磁州的脉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人家可是正正经经的龙虎榜进士,是这个时代的天子骄子,代表着朝廷的权威!

    对付那些官吏,人家可能不会轻举妄动,可对付一个贱籍的衙役,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?

    可何瑾点头之后,又忽然神秘笑着问道:“但月儿你想过没有,假如我真这样办了,事情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胡不归被大老爷赶出衙门!”沈秀儿这次都学会抢答了,踌躇满志地说道:“如此杀鸡儆猴,大老爷声威日隆,对你也会更青睐有加”

    “哦就只这么一点虚的?”何瑾不屑撇嘴,道:“大老爷那里的确是爽了,可你想过没有,我却落个什么下场?”

    “衙门里的人,都会知道我跟陈师爷、姚璟是一条线儿的。而且,还会认为我这人不讲情面,心狠手辣,动不动就打压衙门里的老人儿”

    “为了保住火炕三成的收益,便赔掉这无形的人品。这不是纵然抓住了狐狸,也惹得了一身的骚?”

    “这,这还不够?”沈秀儿再一次傻眼了,真心感觉何瑾简直贪得无厌:保住了利益,抱紧了大老爷大腿,你还嫌不够?

    你,你莫非想上天不成!

    气愤之下,她不由冷冷开口道:“那你害了美娥婶,就能把事儿办得尽善尽美?”

    “世上哪有尽善尽美的好事儿?”何瑾摊手,无奈却又自信地言道:“只不过我的办法,可以让利益达到最大化罢了。”

    沈秀儿还真是没有见过如此自大狂妄之人,不由冷哼道:“那小女子倒要洗耳恭听,看看何官人这等计策,究竟如何利益最大化!”

    何瑾望了沈秀儿一眼,倒也不在意她这种不忿的口气。毕竟,漂亮骄傲的女人,都有点小脾气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一本正经地,继续向小月儿说道:“月儿啊,你看我如今已是刑房的典吏,并且知道汪卯明不会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,我就务必要先下手为强。但又碍于眼下根基未稳,当务之急,便是需立威以壮声势。”

    “此时胡不归主动送上门儿来,我自然喜出望外。但如你家小姐的法子,斩草不除根,反而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语气不由凝重了一些,缓缓道:“因为立威一事,向来讲究的就是要么不做,要么做绝!”

    “我若做得轻了,衙门上下之人必然会看我不顺眼,可我假如非但将胡不归永远踢出了衙门,还将衙前街的常例陋规抢在了手里。那衙门上下之人,便会对我产生敬畏之心,知晓我的决心和手段!”

    “也唯有如此,他们才不敢以寻常眼光看我,而是会真正将我视作可以同汪卯明分庭抗礼,且会一战而胜之人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落,沈秀儿面上的不屑和嘲弄顿时僵住。而心中,则再一次被何瑾的狡诈狠辣、智谋深远所震撼!

    虽然,她身上有着貌美骄傲女子的缺点,但同时她也有着一个不错优点。那便是心思通透、冰雪聪明。排除个人主观的偏见后,她就会深深意识到何瑾的不凡。

    而且这种不凡,还是一次次地在提醒震撼着她的心。

    每当她下意识地要看不起何瑾的时候,这种震撼就会来得更加迅猛强烈,使得她如被暴雨摧残的枝叶,只能无奈认同屈服!

    “那,那这事儿又跟美娥婶有什么关系?”双眸呆然、面色苍白的沈秀儿,用了很大的力气,才问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因为,对付胡不归那个狗东西,不能用火炕生意这个由头儿。”何瑾微微一笑,轻车熟路地就坐到了沈秀儿的身旁,还贼顺溜儿地拉住了人家的小手儿。

    “倘若我浅薄直接地动用了陈师爷、大老爷的能量,那岂非拖二人下场与胡不归肉搏?纵然胜了,大老爷和陈师爷也伤了面皮儿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呢,则就只是胸无城府地仗势欺人。如此,陈师爷会不喜,大老爷会不耐,衙门上下也会看不起我这样一来,岂非尽数落了下乘?”

    被何瑾深沉的计谋和娓娓的话音牵引,沈秀儿果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小手儿,而是忽然双眸一亮,反应过来后惊奇言道:“所以,你就导演了美娥婶的冤案!如此,待你告上衙门后,大老爷和陈师爷就可以凭此秉公直断!”

    “不错”何瑾此时不由嘿嘿笑了起来,感受着沈秀儿小手儿的嫩滑,言道:“可暗地里,我却会将胡不归染指火炕的事儿,捅到大老爷那里。你说如此一来,胡不归岂会不被钉死在衙堂之上?”

    这一下,沈秀儿看着眼前清秀稚嫩的脸庞,忽然都有些胆寒了:“你,你真是心思缜密、又狠辣无耻!不,还是不对,纵然你借用此事搞垮了胡不归,那如何又能贪下衙前街的常例陋规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看到沈秀儿此时还懵懂不解,何瑾不由又凑近了一分,眼神灼灼地说道:“因为,美娥婶一事,会连带着便将捕快衙役,收常例陋规的潜规则给捅了出来。大老爷知晓后,焉能还会任由衙役们胡作非为?”

    “而这等事儿,必然又需要一个人来妥善处置。那你说,大老爷不选择我这等仗义出手、一心为百姓的青衫典吏,还会选择谁?”

    听完何瑾整个计划,一旁的小月儿不由张大了嘴巴,喃喃地说道:“何官人,你,你真是阴险卑鄙啊!”

    而沈秀儿也不由瞳孔渐渐放大:她知道何瑾很精明厉害,但却真没料到何瑾如此深谙人心,设计环环相扣、滴水不漏!

    这样的鬼才少年真庆幸自己选择了与他为友,而不是成为了敌人。

    不说汪卯明日后会如何,单说胡不归此时还浑然不觉,何瑾这里却已挖好了埋葬他的十丈大坑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当即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纸,交给何瑾道:“这,这是你让我骗胡不归写的保证书,钉死了他染指火炕生意一事。还,还有什么事儿,需要小女子效劳吗?”

    可不料,她的这一番钦佩和服软,却换来了何瑾无情的鄙视!

    因为随后何瑾就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儿,看向沈秀儿道:“沈小姐,你平时也不像是胸大无脑的人啊。我不是说过了嘛办好这个后,就没你什么事儿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爱去鼓山看看煤矿,就去爬爬山;爱守株待兔,就来我家多串串门儿嗯,最好回去后,先多吃点核桃,那玩意儿不错补脑。”

    “补,补脑?”沈秀儿终于反应过来,一双杏目不由蓄满了杀气:“补你个大头鬼啊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化身暴力御姐,一把将何瑾连椅子带人推倒了不说。临走时,还狠狠踩了何瑾一脚:“不嘴贱,你是会死啊!”

    说完,拉上小月儿,她恨恨离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一脸无辜倒在地上的何瑾,却已不再嚷‘神经病’了。

    他惬意地支起胳膊,看着沈秀儿快步疾走的娇臀曲线,不由舔着嘴唇嘿嘿傻笑起来: ……

    ener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ener

    “这小妞儿,越来越泼辣了哟,也越来越让人,有兴趣了哈”

    此时,老娘则居高临下地冷冷看着何瑾,精准评价道:“哼,你们这些臭男人,就是爱犯贱!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